欢迎访问青海旅游包车服务中心,携手创造青藏高原上最具信任的品牌! 400-0971-400

游客资讯

MENU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游客资讯 > 游客美文 >
游客美文

夏天旅游的目的地毫不犹豫地锁定了青海

点击: 次  来源:未知 时间:2016-01-22


也许是倦怠了城市的浮躁,也许是疲惫了平日的匆忙,也许是唤醒了前世的乡愁……总之,对大西北的雄浑辽阔充满了期待和憧憬。于是,今年暑期旅游的目的地毫不犹豫地锁定了青海。

在高原上我看到了大海

早听说过青海湖的美,出行前也上网看过青海湖的图片,然而当我们的车在二郎剑景区停下来,我亲临她的身躯走近她的怀抱时,仍然被深深震撼了。天空干净得纤尘不染,瓦蓝瓦蓝的天空下,青海湖泛着鳞鳞波光,像一幅安静的画轴铺展在眼前,一直铺展向目光的尽头,与天相接,一望无涯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湖,这是上天对青海人格外眷顾而专门赏赐给他们的一颗瑰宝吧?不远处的码头旁,几艘轮船的汽笛声被轻柔的湖风送到耳畔,几只正在休憩的海鸥受到了惊扰,拍打着翅膀在湖面盘旋……哦,这哪里是湖,分明就是海啊!海一样的辽阔,海一样的风情,让人竟然差点忘记了这里是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,让人禁不住惊呼:啊,青海湖,高原上的海!

然而,她毕竟与海有着不同的景象,比如,我们的脚下踩着的软软的那不是沙滩,而是草地。绵延的“海岸线”一路在碧绿的草地和金黄的油菜花的映衬下,伸向遥远的天际。在我们的身后,仍然是辽阔的草原,一湖碧水,满地金黄,一望无际的草原与一望无涯的湖水,如同一对亲密无间的姊妹花,相依相伴,共同演绎着独特的高原风情。

青海湖大得像海,却不是海。史料上说,在远古时期青海湖是一个大大的淡水湖,与黄河水系相通,是一个外流湖,后来,由于地质运动,周围山地强烈地隆起,外泄通道被堵塞,青海湖成了闭塞湖,加上气候变干,青海湖才由淡水湖逐渐变成咸水湖,从而诞生了这个中国最大的内陆湖,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。

沿着青海湖畔前行,是满眼的绿色,草儿为山坡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碧绿的绒毯,成群的山羊、牦牛像洒落在绒毯上的珍珠,各色的野花争相开放,把这绿毯妆点得如锦似缎,真是一步一景,亦景亦画,举起相机来随手那么一拍就是一幅绝美的风景。

车子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飞驰,禁不住想放开嗓子唱一曲草原情歌,觉得只有那悠扬、清远的曲调才能把草原的辽阔和壮美、清新和柔情演绎得酣畅、完美。西部歌王王洛宾的那首传世名作正是在这美丽的青海湖畔、在迷人的金银滩上完成的,“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位好姑娘,人们走过她的帐房,总要回头留恋地张望……”那位美丽的姑娘成为多少人魂牵梦绕的女神。此刻我才明白这首不老的情歌为何久唱不衰,被世人所喜爱——在这样的一块净土,跟随心爱的人,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,有美景,有爱情,这样的神仙眷侣,谁人不艳羡,谁人不向往?哦,美丽的青海湖,高原上的卓玛。

有一种感情叫战友

老王在青海当过兵,此次青海之行是应战友之邀,重访这块他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。

确切地说,老王服役的地方位于金银滩草原上的海晏县西海镇原子城,是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就是在这里研制成功的。由于是绝密军事基地,所以在当年是没有原子城这个名称的,而对外通称“国营二二一厂”,或称“青海矿区”,直到1995年,实验基地正式宣告退役移交地方政府后,才更名为西海镇,并被确定为海北藏族自治州首府。

为了防止国外卫星的侦查和敌对势力的破坏,当年的221厂基地的建筑多为掩体和半掩体,远远望去,只是一些稀稀拉拉的平房和普通的草坡,而我们的核科研工作者们就是在这么简陋的厂房,甚至是在地面下,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强烈的奉献精神,干出了一番惊天伟绩,书写了一页宏伟史书!今天的原子城里,废弃的火车、铁道、厂房、哨所,这些历史的印记如今依旧默默地矗立在那里,早已蒙上了岁月的尘埃,然而,这每一个平凡的建筑背后,都有一段光辉的历史,而每一个耀眼的光环背后,又都有着多少辛酸苦辣。

1989年,老王有幸到这里服兵役,成为一名光荣的原子城的守卫者。不知是不愿去碰触那段寂寞艰苦的岁月,还是当年部队的保密训练还在发挥功效,跟他共同生活了16年之久,只到如今踏上这块土地,我才知道老王当年竟然担当了如此神圣的使命,我不禁对身边这个吃过苦、流过汗,却从未叫过苦、言过愁的男人生出一份敬意。26年前的金银滩,偏远闭塞,荒无人烟,老王跟老薛、老马、老陈这帮战友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年。上岗的时候,方圆几十里见不到人烟,在这海拔3200多米的高原,在冰雪寒风中,一整天都说不上一句话,这份艰辛和磨炼是常人难以忍受的。老王告诉我,当年他的一个年轻的战友就是因为无法忍受这里的苦,在哨所旁饮弹自尽了。老王和他的战友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同甘共苦度过了正值青春的3年时光,这群铁血汉子用他们寂寞的青春守护了原子城的平静和安宁,虽然后来在原子城的纪念馆里没有属于他们的光环,但他们的付出是伟大的,这群男人是可敬可爱的。

当年的毛头小伙子们如今都到了不惑之年,都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,然而,战友重逢,丝毫没有时间和距离带来的生疏,有的只是浓得化不开的情。此行跟随老王在西宁会见了战友老马、老陈,到德令哈探望了仍在部队奉献的政委老薛,再到原子城探访了他们一起流血流汗的地方,我始终都被一种浓烈的情谊深深感动着——曾经以为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,曾无数次为那些凄美的爱情故事落泪,而现在我懂得,世上还有一种感情,不是兄弟胜似兄弟,不是亲人胜似亲人,比爱情更厚重,比友情更温馨,比亲情更甘醇,那就是战友情!这种经历过风雨冰雪吹打,经历过千辛万苦考验的情谊是珍贵的,永恒的,一生中有一群这样的兄弟,此生无憾!祝福他们的友情万古长青。

藏民心中有份不灭的信仰

我们此行从西宁到海北藏族自治州、海西德令哈市,再到海南藏族自治州,途经之地都是藏民聚居的地方,终于对藏民有了一些真切的认识,他们率直、淳朴、执着,他们可亲、可爱、可敬。

在藏区,几乎是全民信教的。一路上,无论是湖畔、牧场还是路边,不管是清晨、正午甚至是深夜,总可以看到身穿藏袍手持转经筒祈祷朝拜的藏民,空气中漂浮着浓浓的神圣庄严的气氛。他们通常是五体投地,三步一长叩,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行走过的每一寸土地,这是藏传佛教中最虔诚最庄严的一种朝拜方式。藏族人对神的膜拜是执着的,我们的车一路飞驰,每隔不远就能看到一个用石块垒积起来的石堆,有的还在上面拉起五彩经幡,这叫玛尼堆,石堆内藏有驱灾镇邪的经文,藏民们往石堆上每垒一块石头,就用额头触碰一下,口中念诵经文,以此向神灵祈福。地面上,时不时有一些红红绿绿的方形的小纸条,有半个拳头大小,上面印着藏文咒语或宝马,这是藏族人撒的风马旗。风马旗是藏族同胞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吉祥物,逢年过节或是婚嫁、建房等大小喜事,都要挂五彩风马旗,祈求神灵保佑吉祥平安。艳丽的五彩经幡则是藏区另一道独特的风景,在平地、山坡、广场、牧区随处可见,经幡由蓝、白、红、绿、黄五中颜色组成,上面印有佛经和鸟兽图案,被穿在一根长长的绳上,在高原的劲风中猎猎飘舞,随风而舞的经幡每飘动一下,就相当于诵经一次,经幡成为连接神与人的纽带,藏胞们用这样的方式不停地向神灵祈祷。

到了青海这块佛教文化的圣地,塔尔寺是不能不去的。塔尔寺位于西宁市湟中县,离西宁市区25公里,是为纪念西藏佛教的改革者、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而建造的。宗喀巴大师自幼受戒,16对去西藏深造,大师的母亲盼儿归来,在儿子诞辰的地方垒起石块寄托思念,天长日久累积成塔,后来的人们又在塔边修建了一座佛殿,因为先有塔而后有寺,故称塔尔寺。经过历代的修葺和完善,如今的塔尔寺已成为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,享誉国内外。

雄伟壮观的八宝如意白塔、金碧辉煌的大金瓦殿、精巧别致的长寿佛殿,这里大大小小巧夺天工的藏式和汉式建筑,无不彰显出塔尔寺在中国藏传佛教文化中不可替代的地位。大金瓦店的屋顶由黄金打造,金光闪闪,显示了佛祖的至高无上。大殿内矗立着12米高的大银塔,塔所在的地方就是宗喀巴大师诞生之地,内塑宗喀巴大师像,大银塔以纯银为底座,底座上镶嵌有珍珠、玛瑙等各种珠宝,塔前陈列有精美的酥油花、玉炉银鼓,琳琅满目,贵气逼人。大金瓦殿的殿门前,佛的信徒们不断站起又俯身,虔诚地行着磕长头大礼,脚下的青瓦已经被磨得发亮,闪着青光。这些信徒们中有不少都是背着铺盖卷,从西藏、云南等地一路餐风露宿叩拜过来的,有的甚至病死在朝拜的途中。我真的理解不了他们的行为和思想,但我发自内心地尊重他们,敬慕他们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,有一份坚定执着至死不渝的信念,而这些不正是我们现在很多人(当然也包括我)所缺少的吗?在物欲泛滥的现今社会,生活中的辛勤打拼也好,事业上的苦心经营也好,又有几个人是为了心中的信仰?人类在用辛勤和智慧创造了物质文明的同时,却逐渐离自己的精神家园渐行渐远,直至丧失了精神的皈依,这真是一种悲哀!

七、八月份是青海的旅游旺季,到塔尔寺观光的人也是络绎不绝,几乎每个殿堂都是人头攒动、摩肩接踵,甚是热闹。寺内大半都是带着墨镜、挂着相机到处拍照留恋的观光游客,把那些真正的朝拜者们挤得无处可去。挤在这群虔诚的信徒们中间,我感到极不自在,中国的佛教文化底蕴厚重,博大精深,我想,到塔尔寺来的人,应该不仅仅只是一个观光者,至少还应该是一个佛教文化的瞻仰者,我在心底为自己的浅薄而脸红,也向深邃的藏传佛教文化致敬!